河南文化传播网--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河南文化传播网 > 河南戏剧 > 正文

鹤壁煤电股份矿长杨金明狱中忏悔

2010-12-1 14:25:24  来源:  作者:  编辑:

  据河南法制报消息:曾任鹤壁煤电股份有限公司九矿、十矿、八矿矿长的杨金明在狱中忏悔说,对法律的无知和无视让他奋斗了几十年的人生被打回“零位”

  核心提示

  “当你忽视法律存在无视法律威严的时候,无论多么美好的人生多么美满的生活都将成为水中月、镜中花,是那样易消、易逝。当你触犯了法律,人生最宝贵的自由就被你廉价抛去。等到自由被中断的时候,一切悔之晚矣。”曾任鹤壁市煤电集团九矿、十矿、八矿矿长的杨金明说,他把自己的人生给毁了,也把荣誉和尊严给弄丢了,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杨金明档案

  杨金明,现年48岁,曾任鹤壁煤电股份有限公司九矿、十矿、八矿矿长。2003年至2009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受贿300余万元,2009年7月被逮捕,2010年9月6日被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13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现关押于省新乡监狱服刑改造。

  冬日的暖阳驱散了不少寒冷的气息,让人感觉不是在寒冬而是在初春。正如老人们喜欢在冬天晒太阳一样,11月23日上午,在监狱警察的陪同下,采访地点选在了省新乡监狱出监教育实用人才技能培训基地一块还生长着绿色蔬菜的菜地小路上。我想,此情此景肯定会让被采访对象很放松。没想到见到杨金明时他身体站得直直的,双臂也像士兵站军姿一样下垂,看上去很是拘谨,这可不像一个管理过几千人的煤矿矿长呀。

  “这里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原来电影里演的监狱,高墙铁门电网内,老服刑人员让新来的给他们端洗脚水、洗衣服,还要进贡,稍有不从就被殴打体罚。在被押往监狱的路上,我还想着自己到那里该怎么过,挨打受气时我该咋办。”杨金明说,电影里演的监狱给他的印象太深了,所以来到监狱前他的压力就很大,恐怕适应不了监狱的环境,心中忐忑不安,又乱又恐惧。“进来后看到这里有树有花有草,我所在的入监教育监区门前还有一大块菜地,感觉这里不像是监狱。但人的举止言谈却和社会上不一样,明显是被约束着,想想这里确实是监狱。”他说,他11月9日被送到了省新乡监狱,到现在已经14天了,自己在入监教育中学了很多监规纪律,对监狱也有了新的认识。“这里对服刑人员的言行纪律、生活等各个方面要求都很严,管理既严格又规范文明,服刑人员照着做就行了,没有人故意找事打人。”杨金明说,他原来的恐惧现在没有了,心态也调整得差不多了。

  “刚来的头一个星期,面对不同心态不同层次的其他服刑人员,交流沟通都很难,那时候特别想家,晚上睡不着觉,还怕影响别人休息,有时睁着眼一直到起床的哨声响。”杨金明说,副监区长王召与他谈话开导他,要他思想放松点,减压服刑,还给他举了好多服刑人员初期改造的例子。“我后来想了想也是这个理儿,人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都会出现一定的不适反应,何况来到监狱呢。想通了也就放松了,现在基本上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昨天晚上监区组织了一台文艺晚会,服刑人员唱唱歌,说说相声,有的还会跳舞,大家都比较兴奋,气氛也很好。”杨金明说,监区给服刑人员组织晚会,若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了他都不会相信。都是犯了罪的人,但政府没有抛弃,这让他心里很高兴。

  “监区里有一个大家都叫他‘老歹’的服刑人员,半身不遂不能自理。原来监区指派照顾他的服刑人员可能不很用心,他经常发脾气,情绪也不好,在监区里吵吵闹闹。”杨金明说,后来监区看到他处理事情比较成熟稳重,就让他照顾“老歹”的生活起居。“我教他精神恢复法,还注意和他多沟通,尽量满足他的要求,慢慢地‘老歹’不闹了。”杨金明说,那天他给“老歹”扣扣子时说“‘老歹’你胖了”,话音还没落“老歹”就笑了起来。“按理说犯了罪孬好有个人照顾就不错了,更别说挑三拣四了,但监狱为服刑人员考虑的多,这里人情味很浓,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他说,现实中的监狱和他想象的真的不一样,文明代替了野蛮,爱心驱走了冷漠,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会踏实积极改造的。

  “奋斗几十年,一切都被打回‘零位’”

  “矿上也搞过普法教育活动,主要针对偷盗、行凶方面的,我只想着自己不会偷东西、不会打架,违法犯罪的事情与自己无缘,在思想中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也会触犯法律,想一想自己实在是一个法盲。”杨金明说,到看守所和监狱后他看了很多法律方面的书,才知道不懂法是多么可悲。“我要是早点懂法也不会有今天,现在等于上了一堂高价的法制课。”他说,触犯法律让他奋斗了几十年的人生一下子被打回“零位”,失去了组织、政府的信任,他被清理出来了。看得出,杨金明是真真切切后悔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咽了。

  “我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干起来的,煤矿与其他的企业不同,没有点真才实学一天也干不下去,且不说赢利和亏损,仅煤矿安全这一项就会让人头昏脑涨。”杨金明说,1994年后,他先后在鹤壁矿务局冷泉矿、鹤壁煤业集团六矿、八矿任副矿长,从2002年8月到被捕前先后在鹤壁煤电股份有限公司九矿、十矿、八矿任矿长。“我在煤矿工作30年,不自夸地说这方面我是个行家里手,遇见并妥善处理过无数个煤矿安全问题,搞过许多项技术革新,这些都来不得半点虚假。”他说,九矿是个衰老矿井,在大家眼里就像个“小煤窑”,年产煤30万吨,亏损7000多万元。他接手后把矿上所有地方都看了个遍,心中有数了就开始技术改造,一下子把九矿的产量提升到了年产煤60多万吨,最高达73万吨,扭亏为盈2000多万元。“那时很多人都看不出九矿存在的问题,有个别人看出的问题也就局限在某一个部分,解决办法又不行。而我是把问题研究透了又下工夫想尽办法改造,九矿才有了大发展。”杨金明说,事业上的成功给他带来了很多的荣誉,他先后被评为中国优秀企业家、中国经营模范、中国改革百名优秀人物、河南省安全生产先进工作者、鹤壁市优秀人大代表、“青年突击手”、“劳动模范”等。说着说着他停了下来,也许他意识到了曾经的辉煌已渐渐离他远去,往日的荣耀也在顷刻间灰飞烟灭了。

  “当时矿上的物资材料必须经过矿长签字才能从公司拿到钱,在签字时我流露出了不想在矿上干了想自己弄个矿干的想法。”杨金明说,二矿发生过瓦斯爆炸,当时矿上有关领导被刑拘了。“那次动摇了我的信念,认为国有、民营出了事以后都一样负刑事责任,但国有没有民营工资待遇高,于是就萌生了干国有不如自己搞的念头。”他说,从2006年他开始着手实施自己的想法,第一次从矿上的物资供应商那里拿了60万元去跑项目,以后又断断续续地拿了不少,加在一起有300多万元,最后被法院认定为受贿罪。“当时我是以借钱的名义说的,根本没有想到这会是犯罪。”杨金明说,他现在懂法了,也想通了,如果自己没有这个签字权人家也不会借给他,说到底还是不懂法惹的祸。

  “家里不缺钱还很富足,无论走到哪里别人都很尊重,脸上很有光,而现在一切都归零了。”杨金明说,他原来的年薪有20多万元,一年的安全奖有十几万元,仅这两项他年收入就基本到了40万元,如果不出事他还能干上7年。现在不但这7年300万元没有了,而且家里价值100多万元的三间门面房也被拍卖退赔了,如此一算损失已有七八百万元。“钱也没了,尊严也没了,很多情意也没了,自由也没了,留给自己的是13年牢狱。”他说,他好像从西装革履一下子变成了衣衫褴褛一样,对法律的无知和无视让他把自己的人生给践踏了,也把家庭的幸福给遗弃了。

  “有时候亲情债想还都没有机会”

  “母亲去世得早,父亲这几年有病,得了肺气肿,心肺出现了衰竭的症状。我没犯罪之前他虽然有病,但还好好的,我犯罪被关押到看守所以后没多长时间,家里人说父亲不在了,什么原因也没有告诉我。”杨金明说,医生原来说父亲至少还能活上三五年,但短短的几个月父亲就去世了,家里人不说原因他也知道,是自己把父亲的生命给提前结束了。“父亲十五六岁就在晋中南给八路军搞机械,国务院还给父亲颁发了机械制造‘土专家’证书。活了几十年的他对党忠诚,绝无二心,所以他对我们的要求也比较严,期望值也比较高,称严父一点也不为过。”他说,父亲没有文化,认死理,从小他只要犯错了就会挨打。要不是父亲管得严,也许他早就成为一个犯罪的人了。“父亲一下子就没了,哥哥姐姐们都没有埋怨我,但我心里却更痛苦。”杨金明说,经济债好还,但这个亲情债他连还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成了他心里刻骨铭心的悔恨。说到这,杨金明的眼睛被泪水淹没了,他不时地用手揉着。

  杨金明说,他和妻子是青梅竹马,几十年了很少红脸吵嘴。“和以前的生活相比,一下子落差这么大,我都受不了,何况她呢。”他说妻子一下子老了很多,从她的脸上他知道她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当时孩子鼓励我要面对现实,不能垮下去,说他已经长大了,会照顾好妈妈,和妈妈一起在家等着我回家团圆。”杨金明说,他的儿子今年军校毕业,在儿子人生需要他引导的时候,他却进了监狱而不能尽为人父的责任。“一定要利用时间多把国家的法律好好学学,在学校里学的不全面,要补补课,知法了才能守法。”他说,他千叮咛万嘱咐儿子,要吸取他不懂法的教训,坚决不要触法律的高压线。

  “原来一家人在一起,没有体验过这种撕心的痛,父子情、夫妻情、兄弟情都好似平平淡淡的,但当一夜之间这些情分突然要分离的时候,才知道是多么可贵。”杨金明说,身处监狱,他非常渴望亲情,对亲情也更有了深刻的感受,他一定会更加珍惜,不能再出现还不上的亲情债了。

  “与其怨天尤人,还不如奋起直追”

  “这几年自己要好好改造,还要学习法律,把原来的专业课再认真地温习温习,将来不能让社会给抛弃了。”杨金明说,自己犯了罪,出去以后组织上不可能再让他干了,所以他要在监狱里好好准备准备,从失败中跳出来。人不能跌倒了就起不来了,爬起来路会越走越宽的。

  “企业管理、安全治理上我都有经验,我在大学里学的是通风安全,在瓦斯治理上有专长,这些都是真刀实枪没有虚头的,也是我将来重新起来的资本。”他说,他原来是中国企业联合会与人力资源部办的社会科学现代管理人才专家库的专家成员,他的技术革新成果获省二等奖、国家优秀奖。“找个私人企业先干着,等别人认可了就会有发展了,条件成熟了再干自己的民营企业。”他说,他将来会办一个煤矿方面的专业咨询公司,也会在环保方面搞一些发明创造,弄出点新东西,让发展的空间更大些。

  “平时要多注意学习,从报纸、新闻和领导讲话中就可以总结一些东西,了解一些动向,提前对国家政策预知。”杨金明说,在监狱里他遇到了很多年轻人,都很聪明,有个小伙子长得很漂亮,但就是因为不务正业犯了罪,很可惜的。如果注意学习了,长本事了,遍地都是黄金,钱是挣不完的。

  “企业可以与监狱联合,有针对性地在监狱培训技术人才,不但可以降低企业人力成本,还能安置刑满释放的服刑人员就业。”杨金明说,来到监狱后他发现监狱在技术培训方面很有优势,如果搞得好了,企业与监狱双方都收益,也会产生很大的社会效益,这是一举多得的事。“自己要努力,也有信心将来会干得更好,到那时会多做一些公益事业,来弥补自己残缺的人生。”他说,现在没有了绝望,有的是希望,自己一定会珍惜将来的人生。

  “前车之鉴,前训可教。我希望大家要做一个知法、懂法、守法的人,这样才能有一个完整的人生,才会有更多享受幸福权利的机会。”杨金明说,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失去自由,人生最大的悲哀是失去信任,人生最大的无情是隔断亲情。他要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干什么都不要犯罪。哪怕是吃糠咽菜,有自由有亲情比什么都强。
去GooGle找 去BaiDu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河南戏剧
 
关于我们 |刊登广告| 活动动态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文化传播网 豫ICP备12007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