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化传播网--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河南文化传播网 > 历史珍闻 > 正文

元朝从汉文化里学习“赦免”:古今中外赦免制度变迁

2015-8-29 12:30:41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河南文化传播网8月29日消息:春秋时代,“赦”的含义开始接近现代。《文献通考》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陶朱公(也就是范蠡,财神的原型之一)次子杀了人,为了营救他,陶朱公派长子给楚王的近臣送去了千金重礼,求他说情。这位近臣随后劝说楚王广施仁政,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赦免,赦免了一批罪人。不过陶朱公的长子听说楚国要大赦的消息后,觉得即使不送礼弟弟也会在大赦中获释,于是讨还了送给近臣的礼物。这位近臣又面见楚王,说陶朱公是著名的富翁,如果你发布了赦令,大家就会认为我们是收了钱为他脱罪。于是楚王下令判决陶朱公之子死刑,处死后次日才颁布赦令。

新视界周刊A09版~A11版


  随着“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草案”开始接受审议,“特赦”成了最近一段时间的热门词汇。

  本次拟议的特赦,是我国时隔40年后再将特赦的启动提上日程。

  把时光向前推,从1959年到1975年,我国已实行了7次特赦,25日的报道中,我们已经详细介绍了这些内容。

  如果把标准扩大为“赦免制度”,我们还需要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两千年的广阔时空。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有不少发现:这次特赦不仅极具现代特点,也能与中国传统法律文化找到契合的基因。

  例如,草案规定:贪污受贿与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等犯罪一起,被列入了“不得特赦”的名单中;

  而“不赦贪官”算得上是咱们国家一千多年来的传统了。

  春秋

  “赦免”雏形初现

  据记载,我国古代的“赦”最早可以追溯至传说中的大舜时代。不过,当时的“赦”并不具备现在的含义,指的更像是对“过失犯罪”的宽免。

  春秋时代,“赦”的含义开始接近现代。《文献通考》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陶朱公(也就是范蠡,财神的原型之一)次子杀了人,为了营救他,陶朱公派长子给楚王的近臣送去了千金重礼,求他说情。这位近臣随后劝说楚王广施仁政,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赦免,赦免了一批罪人。不过陶朱公的长子听说楚国要大赦的消息后,觉得即使不送礼弟弟也会在大赦中获释,于是讨还了送给近臣的礼物。这位近臣又面见楚王,说陶朱公是著名的富翁,如果你发布了赦令,大家就会认为我们是收了钱为他脱罪。于是楚王下令判决陶朱公之子死刑,处死后次日才颁布赦令。

  故事里的“赦”,已很接近后世的“赦免”了。

  汉朝

  正式设置赦免制度

  秦朝刑法严苛,被认为是二世而亡的重要原因。因此,汉朝对于赦免制度很是重视,并成为我国最早正式设置赦免制度的时代。

  公元前202年,楚汉之间几年的战乱即将终结,项羽已在乌江自刎,刘邦已确立起绝对优势。为安定天下,刘邦下令:“兵不得休八年,万众与苦甚,今天下事毕,其赦天下殊死以下。”

  根据这次特赦,死刑以下的犯人被赦免,这次大赦令颁布一个月后,刘邦登基。

  随着政局的稳定,汉代的“大赦”频率也不断减少;而汉末政局混乱,“大赦”频率再次激增:

  汉高祖刘邦12年间9次大赦,汉文帝23年间只有6次大赦,汉武帝55年间只有18次大赦。而到了灵帝时,22年间大赦次数竟达到了20次。

  三国两晋南北朝

  赦免随着局势动荡而泛滥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可以说是我国历史上延续时间最长的混乱时期之一。由于战乱频繁,为了稳定政局,赦免开始出现泛滥之势。

  孙权的孙子孙皓在统治吴国期间,17年里赦免了15次。晋统一中原之后,司马炎在位26年里赦免了14次。到了晋惠帝时期,由于连遭二后肇祸、八王之乱,短短17年间,惠帝改元11次,并颁布了大小赦免令28次,其中永宁元年一年三赦,最多的永兴元年竟然一年七赦。

  而随后而来的南北朝也是如此。南朝的宋、齐、梁、陈四朝,23位帝王在170年里颁布了255次赦免命令,其中包括142次大赦。

  隋朝

  规定了“十恶不赦”的罪名

  自封建社会中期,随着国家政治局面的逐渐稳定,赦免的次数逐渐减少。与此同时,对赦免对象的筛选,也越来越严格。

  今天我们形容一个人的罪孽如何深重,常常用“十恶不赦”这个词,而这个词语,在这个时候开始形成。

  在北齐的律法里,有十种罪恶被归为“重罪十条”。到了隋文帝时,“重罪十条”被重新归纳为“十恶”,分别是谋反(试图颠覆政权)、谋大逆(破坏宗庙、陵寝、宫殿)、谋叛(叛国)、恶逆(殴打、谋杀父母、祖父母)、不道(灭口、肢解等恶性杀人案)、大不敬(盗窃、伪造御玺等御用物品)、不孝(不侍父母,不按礼制服丧等)、不睦(杀害五服以内亲属)、不义(杀害本府长官、授业老师等)、内乱(亲属间乱伦),并规定触犯这“十恶”者,即使遇到大赦也不得赦免(“犯十恶及故杀人狱成者,虽会赦犹除名”)。

  唐宋

  强调“不赦贪官”

  国力强盛的唐朝,对大赦相对慎重。“不赦贪官”开始成为传统。

  唐太宗贞观四年,农业丰收,四海升平,唐太宗下诏大赦天下,但在赦令中特别申明:“官吏枉法贪财者不在赦例。”父亲李渊驾崩之后,李世民再次下诏大赦,但依然强调不赦赃官。

  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安史之乱及之后,唐肃宗、唐文宗、唐宣宗、唐懿宗乃至唐僖宗的多次大赦令中,也都强调官吏犯赃不予赦免。

  到了政治宽松的宋朝,大赦的数量也开始增加。不过,贪官依然不在赦免之列。宋太祖两次大赦,都规定“官吏受贿者不赦”,不仅如此,他还规定贪官“与十恶杀人者同罪”。与南宋对峙而立的金王朝也采取了同样政策,金世宗就明确规定:“吏犯赃罪,虽令赦不叙”。

  元朝

  从汉文化里学习“赦免”

  尽管宋、金都有大赦制度,但草原上的蒙古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传统。不过,随着与汉文化的不断接触,在耶律楚材等人的建议下,窝阔台在1230年实施了元朝的第一次大赦,理由是:中原初定,民众不熟悉新法。

  到了元朝后期,赦免开始逐渐增多。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隋朝就有了“十恶”不能赦免的规定,但历史上文学作品中第一次出现“十恶不赦”这个词,是在元曲大家关汉卿《窦娥冤》第四折里:“这药死公公的罪名,犯在十恶不赦。”

  明朝

  限定“常赦所不原”

  在明代,刑罚相对严厉,“赦免”也比较谨慎。朱元璋在位三十一年间,仅仅赦免过四次。

  在这个时期,出现了一个著名的名词:“常赦所不原”,意为犯有相关罪责,不论所判刑种、量刑等级,均不在赦免的范围之内。

  明代对于“不得赦免”的要求更加具体,除了隋朝定下的“十恶”,以及长久以来都不被赦免的贪官之外,不得赦免的罪行还包括盗墓、买卖人口等。明朝《名例律》中这样规定:“凡犯十恶、杀人、盗系官财物及强盗、窃盗、放火、发冢、受枉法不枉法赃、诈伪、犯奸、略人略卖、和诱人口……一应真犯,虽会赦并不原宥。”

  清朝

  “赦免”写入宪法大纲

  明朝的“慎赦”思想,也影响到了清朝统治者。在清朝,“大赦”平均十四年有一次,而且往往并不是“免罪”,而是对在押罪犯减刑一等。

  在晚清,1908年8月27日颁布的《钦定宪法大纲》中,规定了爵赏以及恩赦之权,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提到赦免权归属问题的宪法性文件,也是这一时期唯一一部规定了赦免制度的宪法性文件。

  法学界有观点认为,这意味着赦免制度正逐渐由君王的随意之举,转变为体现国家刑事司法政策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1911年10月30日,清朝政府下诏赦免政治犯,被赦免的人中,包括刺杀摄政王载沣而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汪精卫。

  民国

  “特赦”制度开始法律化

  清王朝被推翻之后,民国建立。在这个时期里,现代意义上的“特赦”开始获得制度上的法律化,《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成为第一部对“特赦”制度作出明确规定的法律。

  在此期间,最著名的特赦案例要数对张学良的特赦。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一到南京即被监禁,1935年12月29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下令组成高级军事法庭,对张学良进行审判,确定的罪名是“对上官暴行胁迫”,并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褫夺公权5年。不过,在宣判后两个小时,蒋介石为张学良申请“特赦”的呈文就被送达国民政府。司法院当然没有异议,一致通过准予特赦,并发布命令:“张学良处十年有期徒刑,本刑特予赦免,仍交军事委员会严加管束。此令。”

  不过,张学良虽被“特赦”,却被以“严加管束”之名,被无限期地软禁。

  古代在这些情况下可以颁布赦免令

  践阼

  阼(音“坐”),指大堂前的台阶,引申为帝位。“践阼”就是指皇帝即位。

  这是古代最常见的大赦理由,从汉惠帝驾崩,太子立为皇帝,吕氏临朝宣布大赦开始,一直到清末溥仪即位大赦天下,这一传统贯穿了两千多年的历史。

  还有许多情况,是否开赦要视情况而定——

  改元

  皇帝变更年号的时候,有时会实行大赦。

  立后

  顾名思义,就是册立皇后。

  建储

  立太子开赦的这一传统始于刘邦。

  大丧

  指帝王、皇后、世子去世。

  临雍

  即皇帝亲临辟雍。雍,指辟雍,本为西周天子所设大学,常为祭祀之所。

  封禅

  封为“祭天”,禅为“祭地”。

  定都

  确定某地为首都。

  祥瑞

  出现吉祥的征兆,比如出现彩云、奇禽异兽等。

  灾异

  出现异常的自然灾害或现象,通常意味着统治者德行有失。

  遇乱

  指遭到战乱。

  劭农

  皇帝鼓励农业生产。

  巡狩

  指皇帝出行,视察各地。

  古代的六种“赦”

  在古代,“赦”有很多种。依照清末的沈家本《历代刑法考》,中国古代的赦免制度大致可以分为六种。

  2000多年的历史中,大赦约1200多次,若再加上特赦、曲赦、别赦等各项,次数可能不下2000次。

  大赦

  以汉代为例,“大赦”的原因多为国家大事,皇帝登基或者驾崩,封皇后或者立太子,粮食丰收热烈庆祝,粮食歉收修补德行,都可能成为大赦的原因。

  而“大赦”,也可能是我们最熟知的古代赦免制度了。例如,文学作品中隋炀帝的“大赦天下”给我们带来了不少故事———因为被赦免的人里面有一个私盐贩子,叫程咬金。

  特赦

  在中国古代的语境里,“特赦”的含义与今天相差很大。在古代,相对于有明确原因的“大赦”,“特赦”多指“没有明确原因的赦免”。

  例如历史上有这样一个著名的故事:汉高祖刘邦路过赵地时,赵王张敖接待甚恭,但刘邦坐得像簸箕一样(箕踞),还出言责骂。赵国国相贯高看不过去,谋划造反,却被告发,连累了赵王一同被问罪。刘邦警告,谁敢追随赵王,“罪三族”,但忠于赵王的数十人依然自己剃去头发随他一同入狱。为安定人心,刘邦发布了赦令,使得数十人得以免罪。这个“赦令”,就往往被归于“特赦”。

  减等

  在古代,“减等”也被算作“赦”的一种。在《汉书·景帝传》中,有“死罪欲腐者,许之”的记载,是史书上关于这类“赦”中最早的记录,也就是说,死刑可以减轻为宫刑。

  不过,作为死刑的“减免处罚”,宫刑依然是极其残酷的。被死刑减为宫刑的司马迁就曾这样划分受辱的级别:“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其次不辱理色,其次不辱辞令,其次诎体受辱,其次易服受辱,其次关木索、被箠楚受辱,其次剔毛发、婴金铁受辱,其次毁肌肤、断肢体受辱,最下腐刑极矣!”

  曲赦

  “曲赦”一般是指赦免一个特定地方的罪人。

  例如皇帝游猎、祭天,为使臣民感受到皇恩,有时会在沿途路过的地方颁布赦免命令。

  被网友戏称为“全家都是皇帝”的唐中宗李显(父亲唐高宗李治,母亲武则天,弟弟唐睿宗李旦,儿子唐少帝李重茂,侄子唐玄宗李隆基)驾崩之后,还赦免了灵车路过地区的犯人(葬孝和皇帝,赦灵驾所过)。

  别赦

  “别赦”的意思可不是“不要赦”。按照古代的语境,这是指针对专人专事的赦免。

  我们都知道著名的“田横五百士”的故事。

  项羽兵败之后,田横与宾客逃亡入海,刘邦担心他们作乱,于是针对田横一人颁布了一道赦令,这就属于古代“别赦”的范畴。

  赦徒

  “赦徒”是指专门降减被处以徒刑的人。在古代,“徒刑”是与“肉刑”相对应的概念,主要指束缚自由、加罚劳役。

  这些有罪之人所犯之罪,通常较轻,对皇权以及国家安全的威胁相对较小,因此遇到赦免的机会通常更多。例如,晋明帝司马绍就曾释放过五年有期徒刑以下的犯人(赦五岁刑以下)。

  编辑:郭帅美编:梁晶校审:赵馨

  部分资料来源

  《试析中国古代的赦》

  《我国历史上的特赦制度》

  《我国古代赦免制度及其历史沿革》

  时间回到2001年1月20日,这也是美国总统克林顿任期最后一天。

  当天,宣誓就职的小布什车队到了白宫门口双方却无法开始交接。

  为啥?因为克林顿忙着签署特赦令,这天,他一口气签署了140份特赦令。

  那么,放眼国际,有哪些国家也有特赦制度,它们的特赦是怎么进行的,和我们一样吗?

  美国总统有权赦免 州长也有权

  美国现行赦免制度同美国整个国家机制的设置是相同的,是采取二元性体制:联邦政府与各州均有独立的赦免权。总统可以行使的赦免主要包括特赦、减刑、免除罚金等。各州运用的赦免方式除上述几项外,还有延期执行、复权等。

  而各州宪法对于赦免的规定则多有不同,在具体操作上,赦免权的归属主要有三种:一是由州长单独行使,大部分州都采取这种模式;二是由州特别委员会行使;三是由州长和州特别委员会共同行使。美国对死刑犯的特赦一般包括四种类型:减刑、缓期执行、完全赦免以及前三者的结合。其中,完全赦免意味着对犯罪人“罪”的免除,这在美国赦免实践中几乎没有使用过。

  英国须印有大不列颠王国印鉴

  英国现行赦免制度已废弃了大赦,只保留了特赦。与美国不同,英国的赦免权集中在中央,分别可以由英王和议会行使。一般由英王根据内务大臣或苏格兰事务大臣的提议而颁布命令,并由英王亲自签署批准方能生效,赦免令上必须印有大不列颠王国的印鉴,对赦免的答辩必须由特别召集的陪审团来作决定。

  在英国,可以获得特赦的罪行必须是由国家指控的犯罪,即公诉犯罪,其中大多属于较为严重的犯罪。如果是个人控告个人的私人诉讼,那么,政府无权取消或者减轻该判决。而违反《人身保护法》从事非法羁押、监禁、拘留而被判处剥夺担任公职权利终身和其他相关罪行的,一律不得赦免。

  韩国一般赦免要国会点头

  韩国特赦制度的形成源于韩国现行《宪法》和《赦免法》的规定。韩国现行《宪法》第79条明确,总统根据法律规定可以命令赦免、减刑或者恢复权利;欲命令一般赦免,要经过国会同意。第89条规定,赦免、减刑及恢复权利,须经国务会议审议。这是韩国特赦制度的宪法基础。

  也正是基于上述规定,韩国于1948年颁行了专门的《赦免法》,具体规定了一般赦免、特别赦免、减刑及恢复权利的相关事项。

  赦免法规定,一般赦免,也就是大赦,是指通过指定犯罪种类,以犯有该罪的所有罪犯为对象,予以赦免。一般赦免必须要经过国会同意。特赦则是针对特定的服刑罪犯,需要由法务部长受理特赦申请,经过国务会议审议,并由总统最终决定执行。

  德国州长可甩给州司法部长办

  作为联邦制国家的德国,赦免制度与美国相同,也是二元制,赦免权由联邦和州分别行使。

  此外,德国并将大赦与赦免加以区分。大赦意味着对具有一般要素的大量案件依法予以免除,必须由议会以立法形式实施。

  而德国刑事法中的赦免则指通常意义上的特别赦免,主要是指通过行政权的干预,使个别生效刑事判决的法律后果被免除、减轻等。特赦权在联邦层面由总统行使,在州层面大部分由州长行使,但是具体工作中,一些州也由州长委托给州司法部长行使。联邦总统对于由州高等法院和联邦法院为第一审法院的案件,以及因刑事有罪判决而丧失公务员资格、军人资格的案件有赦免权。

  日本天皇恩赦 罪刑皆免

  日本现行的赦免制度承继自明治天皇时代的明治宪法,因是天皇赐予臣民的恩惠而被称为“恩赦”制度。恩赦是指内阁经过天皇认证,对于已经确定有罪者或已经确定刑宣告者,消灭其效力的全部或一部分,或者对于犯特定罪行尚未被判有罪者,消灭对其之控诉权的行为。根据日本《恩赦法》的规定,恩赦包括大赦、特赦、减刑、刑罚执行的免除和恢复权利等五种类型。日本的恩赦权曾经是天皇的权力,但在二战后根据现行宪法规定,恩赦的决定权在内阁,天皇在过程中有形式上的认证权。

  值得注意的是,有别于其他国家仅免刑不免罪的特赦,罪刑皆免无疑是日本特赦之特色。因此,一经特赦,若尚未作出有罪判决,则停止追诉;已经作出有罪判决,则有罪判决的效力消失,立即释放被判刑人。

  ■有趣的事儿

  特赦人数上看奥巴马“最吝啬”

  纵观现代美国总统行使特赦的时间,较为集中的是在11月感恩节和12月圣诞节之前。有媒体通过查阅美国司法部网站获知,不算减刑,克林顿8年任期13次特赦罪犯,有6次集中在这两个月;小布什8年中18次特赦有8次在这两个月;奥巴马迄今6次赦免有4次在这两个月。说起感恩节,美国总统还有一项有趣的传统,那就是在感恩节前要特赦一只火鸡,让它避免被吃掉的命运。

  卸任前同样也是美国总统喜欢选择的特赦时机。近代每位总统在任期最后一个月都会掀起特赦“狂潮”。克林顿在2001年1月20日任期最后一天一口气签署了140份特赦令,其中包括被通缉十余年的巨富逃犯马克·里奇,史称“特赦门”。事后有报道写道,当天宣誓就职的小布什车队到了白宫门口双方都无法开始交接,因为克林顿还在签署特赦令。

  除了节庆与卸任前,美国总统的一些特赦令则是在重要政治形势转折时做出。例如福特总统一上任即特赦因水门事件而面临诉讼、刚刚辞职下台一个月的尼克松、老布什曾特赦77名与伊朗门事件有关联的前政府高官、南北战争后执政的约翰逊总统曾特赦所有南方士兵。

  从特赦人数来看,奥巴马算得上是“最吝啬”的总统。

  美国司法部特赦检察官办公室数据显示,截至8月7日,共有2035人向奥巴马申请特赦,17348人申请减刑。而当前,表示已在考虑卸任后生活安排的奥巴马仅特赦64人,并为89人减了刑,获其特赦的人数创下1900年以来美国历任总统的最低纪录,申请获准的比例也很低。

  有报道称,向奥巴马总统提出特赦申请的人形形色色,比如一名协助破获全国性的卖淫团伙的妓院经理,一位不小心帮助洗钱者购买地产的退休警长,又或者是一位在不知情中向男友邮寄摇头丸的年轻女子……他们的特赦请求和其他囚犯一样,被奥巴马否决。

  在克林顿时期,申请减刑者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成功,到了小布什时代这一机会降到了千分之一以下。如今在奥巴马的年代里,申请减刑只有5000分之一的可能性。

  “这可能是奥巴马政府中广泛存在的政治懦弱和对人权问题漠视的反映”,美国媒体评论人士瑞恩·库珀分析称。

  本组稿件综合新华社、央视等
去GooGle找 去BaiDu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河南戏剧
 
关于我们 |刊登广告| 活动动态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文化传播网 豫ICP备12007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