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化传播网--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河南文化传播网 > 非遗传承 > 正文

民间焰火之最——确山铁花:非物质文化遗产将登春晚

2017-1-3 18:23:47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老君炼成一炉丹,化作铁花飞满天,千灾万难尽消除,逢凶化吉享平安。”据考证,北宋时期的金、银、铜、铁、锡五门工匠与道士们共同敬奉太上老君,通过打铁花来祭祀、娱神。在历史演进中,乡绅、商号、大户人家举凡新宅奠基、还愿祝寿、金榜题名、升迁嫁娶、新号开张,甚至连官方的驱旱求雨,都要邀请打铁花助兴。

 

 艺人们在璀璨的铁花中表演龙穿花 通讯员李璞供图

  河南商报记者 杨桂芳 通讯员 李璞

  “今年春节,‘确山铁花’将会绽放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确山县委宣传部负责人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而这一消息,让“确山铁花”代表性传承人杨建军觉得宛若做梦。

  30多年前,杨建军还是青年小伙,在铁路、工厂等地方卖力气。如今,杨建军已68岁了,他带领着近40人的团队东奔西走,演出400余场,向全国各地推介“确山铁花”这一民间艺术。

  近期,河南商报记者赶到驻马店市确山县,探访“确山铁花”艰难的传承之路。

  【拍摄】

  一支为春晚留下的队伍

  2016年12月17日和18日晚上,央视春晚节目组在确山县老乐山风景区全程拍摄“确山铁花”,并将于今年央视春晚新年钟声敲响之际呈现在观众面前。

  炽烈的铁水,在花棒中冒着烟,十几位不断奔跑的打花者手执盛有铁汁的花棒,赤膊上阵,头上反扣着葫芦瓢,迅速跑至花棚下,用下棒猛击盛有铁汁的上棒,只见铁水透过10米多高的双层四方八角的花棚向四周散落,一朵朵绚丽耀眼的花火如火树银花般崩裂出千姿百态的图案。铁花冲天,夜色开裂,金星四溅如火树银花,鞭炮齐鸣似两军激战,人群欢呼惊心动魄。一时间,龙狮、鞭炮、花棚、铁花、火炉、欢呼声,组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民间盛事。

  这是“确山铁花队”为录制春晚留下的一支队伍,另一支队伍正在山西表演。

  “确山铁花”这一民间艺术起源于北宋,鼎盛于明清,与将铁水泼向城墙的河北张家口打树花、山西泽州木板形式的打铁花不同,“确山铁花”独具中原人民敢于上刀山、下火海的文化特征,体现了中原人民深厚的祈福、祭祀文化。

  2008年,“确山铁花”入选国家级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这也是国内打铁花类表演唯一入选国家级非遗的保护项目。截至2016年,“确山铁花”在全国各地表演400余场,队伍也从当初的七八人壮大到近40人。

  而谁能想到,如此壮观耀眼的“确山铁花”曾经一度没落,濒临失传。

  【概况】

  长期无人问津

  杨建军在七八岁的时候,偶然看过一次“确山铁花”表演,从那以后就再也没看过。他12岁时跟随一位道人到老乐山里挖草药,从中探知了“确山铁花”的历史。

  1980年后,31岁的杨建军到确山县文化馆工作,开始致力于挖掘民间文化,其中就包括20多年未曾见过的“确山铁花”。

  为了找到相关素材,他骑着自行车在确山的乡镇中断断续续地走访了上百人,眼看着这一民间技艺无人知晓,杨建军一度心灰意冷。他的家人、朋友都劝他放弃,甚至他的妻子还多次为他痴迷于此产生不快。直到拜师李万发,他才窥知打铁花技巧的一二。师傅每说一点关于“确山铁花”的内容,他就赶紧回家把内容记录下来。一有空就在自家的院子里用两个木棒打沙、打水,10年过去,杨建军不知道挥了多少次木棒,打了多少桶水、多少袋沙,可依然没有打过真正灌满铁水的花棒。

  为了能让“确山铁花”重新面世,杨建军的日子过得更苦了。孩子的学费被他花了,工资几乎从未给过家里。他的工资和闲暇时间,都用到了“确山铁花”的追寻和挖掘整理上。

  1988年,杨建军已经39岁了,经过一番努力,“确山铁花”在确山县南山广场再度亮相,一时间万人空巷,这是杨建军第一次用真正注满铁水的花棒打铁花。

  【传承】

  想方设法传承绝技

  虽然1988年“确山铁花”表演让杨建军成了一个红人,可眼看着表演结束后人员各回各家,杨建军着急了,“这次的表演者年纪渐大,如果后辈无人学习,这一技艺仍会无人继承”。

  打铁花是一个苦力活儿,尤其是训练的时候繁琐枯燥,又不知道何时才会表演一次,比起打工,打铁花既危险收益又低,人们多不让孩子学习这一技艺。

  为了拉徒弟入队,杨建军骑着自行车去发动亲戚家的孩子,以“管吃饭、不发工资”的形式,建立起一个松散的“确山铁花队”。

  为了演出,杨建军在确山县的深山沟里骑行近40里地,再步行十几里地,去找化铁的炉子。

  到2015年,队伍发展到近40人,60后、70后占主力,90后做新军,队员的学历也开始向高中、大学本科提升。

  【秘诀】

  老队员多为铸造工人

  杨建军选徒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怕高温、不惧火烫、不怕吃苦。因此,“确山铁花队”的老队员多是铸造工人。

  已经44岁的胡秋生就是杨建军用自行车带来的徒弟之一,他曾在县农具厂工作。从2002年入队至今,胡秋生已经是“确山铁花队”的老队员。

  他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打铁花虽好看,表演却极具危险性。铁水的熔点是1500℃,手持盛满铁水的花棒,打花者要以最快的速度向花棚下奔跑,只有把握住速度、力度和方向,加上十几位打花者之间的默契,才能达到不烧别人不烧自己的要求,打出五彩缤纷的效果。

  这位参加了400余场表演的“打花者”对自己打铁花的技艺很是骄傲,他多次打中十几米高的“老杆”,打的铁花高达20多米。可回忆起刚开始打铁花的情景,他却用“冒险”来形容,在他的身上至今还有铁水灼烫的痕迹。

  【困惑】

  不断被商业冲击

  虽然“确山铁花”获得了不少荣誉,甚至成为国家级、省级和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在杨建军看来,“确山铁花”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商业的冲击。

  一次“确山铁花”表演成本近3万元,对场地要求又极为苛刻,需要近20人,前期准备就要三到五天,对于一个不足40人的“确山铁花队”来说,每次表演堪称“兴师动众”。

  有企业看准了“确山铁花队”的软肋,要用文化包装、引进现代机械技术让打铁花既高产又好看,还要收购“确山铁花”知识版权,将其投入市场,这些都被杨建军拒绝。

  未来的“确山铁花”是否保持传统的表演形式?未来的传承将会走向何方?这是杨建军的后顾之忧,他思考着,是否要发展两种形式:一种是保留着原汁原味的民间传统焰火文化,一种是融入现代文明,走向商业化。

去GooGle找 去BaiDu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河南戏剧
 
关于我们 |刊登广告| 活动动态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文化传播网 豫ICP备12007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