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化传播网--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河南文化传播网 > 经济文化 > 正文

香河胡海林:传统家具美学解析 文人审美推动艺术水平

2017-5-31 16:34:42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相关推荐:郑州市惠济区八堡村万佳医院优秀党员马书喜


  家具用材的这一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几千年来漆饰家具在人们生活中的传统习俗和思想意识,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新的情结和精神享受。“材美而坚,工朴而妍,假尔为凭,逸我百年”,这是南京博物院藏明代万历年间花梨木书案(铁力木面板)的铭文。主人当年所表达的情怀与感慨,鲜明地体现了时人崇尚新材料家具的文化意蕴,深刻地反映了人们对家具用材的一种文化追求和情趣。专题推荐:江苏华能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筑牢安全基础 杜绝事故隐患

  在中国古典家具发展历史上,明式家具被看作经典里程碑;在明式家具起源的江南地区,也是苏作家具的故乡。作为传统家具三大派别中的一支重要流派,苏作家具简练精致,疏朗雅致,讲究线条韵律的艺术美感,可以说是经典明式家具理念的本源,更具有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情怀。在如今行业发展过程中,苏作家具已经无“地域”限制,成为多产区、多企业的灵感之源。在传承与创新中,苏作家具被更多消费者接受和钟爱。


  文人审美推动苏作家具艺术水平

  如今在古典家具研究的领域内,苏作家具与明式家具的概念往往被“混淆”:一个偏重于地域概念,一个偏重时代特色,却往往被视为中国古典家具的经典。明式家具,按照明清家具专家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研究》中给出的概念,是指明代中叶至清代初期生产的优质硬木为主要用材的家具。追溯到明代中叶,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地区,被看作明式家具的故乡和起源。出身于江南的明式家具,以经典简练的线条、精巧细致的做工、疏朗雅致的气韵传世至今,也成为苏作家具的代表。


  明式家具的产生与当时地域经济、物质等各方面息息相关。明代中期至末期,商品经济萌芽出现,手工制造业迅速发展,当时的社会富裕阶层开始追求艺术和享受生活。织绣、造园等技术迅速发展起来,家具制作也开始兴起。江南大批园林的兴建,直接促进了这一地区家具制造业高速发展。江南园林大多由文人直接或间接参与设计,在历史上也被称为“文人园林”,园林建筑内使用的家具,也同样受到文人墨士的重视,与江南园林一样,带有简约、疏朗、雅致、天然的特色。文人士大夫追求高逸脱俗的审美取向,对苏作家具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中国红木家具文化研究院院长、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高级顾问濮安国在他所著的《中国红木家具》中曾考证,明代文震亨在《长物志》中便对文人对家具的审美情趣和爱好做了介绍。例如文人用的书桌,提倡“取中心阔大,四周和边阔仅半寸许,足稍矮而细”,认为“狭长混角”的俗气,而“漆者尤俗”,故断而不可用。又如椅子,以“乌木镶大理石者,最称贵重”,且“宜矮不宜高,宜阔不宜狭”。对于家具木材的使用,文震亨提出要用“花梨、铁梨(力)、香楠等”花纹自然的“文木”;家具的装饰只能“略雕云头、如意之类,不可雕龙凤花草诸俗式”,认为“施金漆”的更是“俗不可用”。此外,明代屠隆的《考盘余事》及清代李渔的《闲情偶寄》,都对明清家具进行了品评和总结,充分反映了文人对家具的审美观,推动了苏作家具艺术水平的提高。


  线条——苏作的美学解析

  在传统艺术中,无论是书法、绘画,还是建筑都是用线作为主要的构造元素,以线造型,也是苏作家具一个重要的审美特征。以苏作家具中的明式家具为代表,通过线条的长短、曲直、方圆来排列与组合,达到刚柔并济、虚实相间的造型风格。

  家具中直线往往刚劲挺拔,曲线优雅柔和。流畅的线条不仅从美术角度达到“黄金比例”,还要与人的生理曲线相符合。例如一把椅子,从搭脑、牙条、圈口,到椅背的S形曲线、圈椅的C形曲线,以及各种腿脚的弓形弧线中,线条给家具带来自然状态与灵动之美。名佳红木董事长张正基研究苏作家具多年,他向新京报记者总结道:“苏作家具讲究器型,而器型好的家具要具备两个基本要素,第一是家具比例得当,造型稳重,在使用功能上让人感觉舒服;第二就是在稳重中不失秀气,富有韵味。家具的线条,就决定了两个基本要素。一件家具,从多个角度看,不仅要求线条比例得当、流畅自然,还要懂得‘收’,使用线条达到简洁婉约的效果。”

  张正基举例说,如果解析一件高器型的家具,会发现线条在细微之处的改动,对整件家具的气质起到决定作用。例如圈椅椅圈的弧度,看似是正圆形,实则应为椭圆。椅圈做成椭圆,尤其靠背处有平缓之感,给人视觉上柔和之感;又例如一把椅子的靠背,要想保证造型好看,就不能够做得上下一样大,而是要做到上小下大,这样才符合透视学原理。


  据张正基考证,苏作家具被称为“文人家具”,这其中的“文人”既非诗人,也非书法家,而是画家。家具中的线条,蕴含着文人士大夫追求空灵之美、含蓄之美,表现出简洁、婉约的造型风格,在形式上产生了虚实相间的格局。家具通过点与线、线与面的组合,构成了一个个含蓄的黑白空间。如画案、圈椅在造型上都留出了大量的空白,仿佛国画中的留白,既符合透视原理,让人看上去很舒服,还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使家具产生雅致韵味。此外,家具的设计者还常常将文人的创作作为素材,硬木本身的纹理如同高山流水,形似古画;文人诗词、画作直接雕刻在家具上,让家具更增添了文人气质;在纹样配饰上,也往往选择文人青睐的简约纹样,饰以大理石、瘿木等自然材质,在审美特征、艺术构思、意境创设诸方面,苏作家具的“文人气质”颇为出彩。香河长信家具城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海林、新火獒园总经理胡海林

  受人尊敬的“小木匠”

  据张正基介绍,在江南地区,做木工活儿的工匠有“大木匠”和“小木匠”之分。大木匠是专门搭屋造房的木匠,小木匠是专门制作家具的木匠。因为家具制作需要更高的技艺,往往“小木匠”比“大木匠”更受人尊敬。张正基认为,苏作家具造型特别,与苏作工艺不可分割。

  苏作家具的工艺中许多因受到当地自然环境的影响而独具特色。例如揩漆工艺,因为气候原因,这种工艺基本只有在南方才能得见。揩漆工艺以生漆为主要原料,生漆又称为大漆,加工是关键性的第一道工序。生漆必须通过试小样挑选,合理配方,精致加工过滤后,经过晒、露、烘、焙等过程,方成合格的用漆。由于许多方法秘不外传,在苏作流行的地区,常有专业漆作的掌漆师傅配制成品出售,供漆家具的工匠选购。香河长信家具城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海林、新火獒园总经理胡海林

  揩漆工艺从打底开始,也叫作“打漆坯”,然后用砂纸抹掉棱角,第二步是刮面漆,嵌平洼缝,刮直丝缕。第三步是磨砂皮。这三步以后底子做成,便进入第二道工序。这道工序可以给家具着色,解决家具各个部件颜色不一致的问题,也可以根据使用者的喜好改变色彩。接着便是反复面漆,再用砂皮纸将表面不平的面漆磨去,这样反复进行多次。这个过程必须在无尘、密封、温度保持在20℃-40℃、大气相对湿度为70%-80%的房间中进行,是因为大漆中的漆酶在这种环境下能促进漆酚加速氧化成膜,较快干燥,温度过高过低、过干过湿都不利于擦漆,为了保证房间内的温湿度,有时需要泼水等方法达到要求。据张正基介绍:“在一二十年前,还没有太多现代设备能够达到房间所需要的干湿度,需要地面泼水等方式达到湿度,因此房间内终年都很潮湿,工人的工作非常辛苦。”

  在苏作家具中,线脚的形式非常多,有阳线、活线、凹线、文武线、皮条线等,在椅子、桌子、案和床等家具边框的边缘上,都有不同的线脚,来塑造出家具的神韵来。例如在家具束腰上的绦环板、菱花洞、线长洞等,都是苏作家具常用的装饰,这些洞的形式,赋予家具空透、清新的特质。

  此外,苏作家具中的榫卯也有特别之处。像屏风上的冰纹,北方叫冰裂纹,采用榫卯结构制作,依据形状的变化,每个榫头角度也有所不同;海棠形的图案则会用十字榫头连接起来;苏作家具用料之俭省,也颇有名气。据濮安国考证,在苏州园林原有一对紫檀木书桌,完全运用长短小料胶接拼合制成,束腰上的浮雕刻花,也是紫檀木拨片制成后粘贴上去的,被称为“千拼桌”,是苏作家具的典型实例。


  ■ 苏作传承

  苏作的时代面孔

  苏作家具在发展传承过程中,也随着时代潮流的影响出现多种特征。据濮安国考证,自乾隆以后,由于广作家具很快风行开来,苏州一带红木家具的造型和式样也逐渐受到“广作”影响,出现了与传统苏作不同的“广式苏做”家具,即指参照广作家具的品类和样式,按照苏作工艺生产的红木家具。另外还有一种是按照苏作传统的品类和样式,沿袭硬木生产的传统做法,在装饰手法和花纹图案上,模仿广作或带有明显外来文化影响的家具。多种形式的苏作家具,反映出鲜明的时代特征。

  鸦片战争爆发后,世界列强纷纷在上海设立租界,大量的海外和内陆的移民涌入上海,使得上海迅速发展成为亚洲大都市。上海地区传统的苏作家具,在形体结构添加了许多西方的形式特征,甚至在内部结构上也吸收了西式家具,产生了中西结合的新颖家具,也被称为海派家具。这类家具散发着海派生活的文化信息,时尚的生活功用与硬木的天然之趣交织成穿越古今的意境,也被看做苏作传统文脉的延续。

  功能与时俱进

  在北京市场上,苏作家具的魅力慢慢被人了解。以经典明式家具款型为核心,苏作家具的简约秀美,受到许多消费者,尤其教育背景浓厚的消费人群的喜爱。据张正基介绍,虽然“苏作”听上去让人想到苏州,实际上,在江浙许多地区,例如杭州、上海、常熟等,都分布着苏作家具的产业集群。甚至在福建、广东等红木集中区域,也有多家以“苏作”为特色的红木品牌。可以说,苏作生于江南地区,如今也成为古典家具行业的一大派别,为各地的红木产区提供了发展的灵感与空间。

  张正基表示,传统的苏作家具以“秀美”为特征,尺寸偏小、用料秀气,是传统苏作最大的特点。在苏作家具向全国市场进军的同时,苏作家具的特征也在发生变化,根据大多数消费者的使用习惯,苏作的款型更注重功能。他说:“名佳红木在刚进北京市场的时候,传统的尺寸、款型与消费者的口味不太一致,经过这几年的改良,开始受到消费者的认可。在与时俱进的过程中,苏作家具的经典工艺和精神韵味将被保留,但是尺寸、用料厚度将有改进,达到北方人的使用习惯,被更多消费者所认可。”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静
去GooGle找 去BaiDu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河南戏剧
 
关于我们 |刊登广告| 活动动态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文化传播网 豫ICP备12007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