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化传播网--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河南文化传播网 > 观点杂谈 > 正文

戏曲进校园的生动实践 戏曲文化传承的成功突破

2017-10-25 9:34:47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河南文化传播网10月25日消息:少年强则国强,中国的戏曲强,一定是从少年强才开始的。


  “看到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文化建设,强调推进教育公平,我真觉得暖暖的春风来了,文化发展的机会多了。”谈起文化,常年在平谷基层学校做儿童戏曲教育的小香玉代表表示,自己做好传统文化推广与戏曲文化传承的干劲更足了。

  “戏曲强,一定要从少年儿童开始抓。”2010年,小香玉在平谷区大兴庄镇成立了北京绿谷小香玉艺术学校,一家以艺术教育为特色的九年一贯制义务教育学校。建校之初,小香玉就专门成立了戏曲班,让土生土长的平谷小学生开始学习豫剧,带领学校青年戏曲教师利用课余时间帮学生练功排戏。

  “这是一所地地道道的农村学校,当年创办的时候我是带着一个梦想去的,就是要在北京办一个特别好的艺术学校,让传统艺术在远郊区落地开花。”小香玉说,北京对于特色教育的支持政策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小香玉艺术学校在教师招聘时,能够给老师们提供北京户口和事业编制。得益于此,她从北京的一线高校招聘来四五十个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专门给平谷的孩子进行艺术培训。

  现在,小香玉艺术学校的孩子们已经能穿上戏服有模有样地表演起来。小香玉说,不久前,这群平均年龄不到十岁的孩子演了一出豫剧大戏《花木兰》。潜移默化中,孩子们就学习了花木兰精神,懂得了吃苦坚持、合作奉献,实现戏曲进校园的一次突破。

  小香玉也谈到,党的十八大以来,她周边的艺术团队也变得不一样了,戏曲团队经常到基层下乡演出,走进群众需要的地方。而且,不仅仅是普通年轻人,一些影视明星也开始学习戏曲、热爱戏曲。这说明,对于戏曲的热爱已经开始渗透到全社会中。(徐飞鹏 王皓)

  小香玉,国家一级演员,中国豫剧表演艺术家,党的十九大代表。提起小香玉这个名字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她的经典曲目很多人都能够唱上几句。但是不为人所熟悉的是,她从1994年就开始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学习艺术。本期《中国访谈》来到了小香玉艺术学校,和她聊一聊有关艺术教育问题以及作为一名党代表,对戏曲文化发展的一些建议。

  十九大代表、北京绿谷小香玉艺术学校校长小香玉接受中国网专访  摄影/杨佳

  中国网:您觉得如今在文艺工作发展方面,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有什么困境?

  小香玉:近一段时期以来,其实传统文化也好,中国戏曲也好,也是很受冲击的。因为网络、游戏等,包括新媒体,各种东西特别多。因为之前艺术表现形式比较少,所以对于中国的戏曲来讲,是特别受一代人的关注和欢迎。现在受到多种艺术的各种冲击,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特别需要尽快改善,或者怎么能与时俱进,让我们的中国民族文化,无论是戏曲、武术、书法等,真正能让中国民族文化自信自强骄傲的这些传统艺术,普及好,让更多的年轻人孩子喜欢,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从十八大以后,戏曲进校园、民族文化的推广和一些唐诗宋词的普及,都非常地普遍。小学生、大学生、青年人、老年人,社会都在参与,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氛围。如果大家都不重视,都不去传承它,推广它,那么我们五千年文化留下来这么多宝贵的东西就越来越少了。我觉得十八大以后,春风来了。因为我自己是搞戏曲的,我的朋友圈,我的那些好朋友们,全国各地都在用不同的形式宣传传统文化,戏曲进校园,大家都在学校,不管是看一些戏也好,或者自己学一些戏曲的人物生旦净丑,唱坐念打,这块进入的特别好。如果要是很早就开始有这种氛围一直到现在,那我想戏曲就不该是说现在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或者是不是有点弱势,就不会这样了。但是我相信我们这样努力再加上整个社会和政府支持,大家融入这样的一个氛围会很快就好起来。这点上,我还是觉得很骄傲的,赶上了一个好的时间。

  中国网:去年河南豫剧院赴美演出,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而且现在中央也一直在努力实现中国文化走出去,您认为豫剧如何能够更好地走出国门,您自己有什么样的规划?

  小香玉:你说这点我太有感触,太想说一说了。中国五千年来留下来这些好的东西,怎么能让世界去看,怎么能让世界知道呢?让中国的民族文化走出去,不只是戏曲。另外我还想说一点,就是走出去是应该的,但是我想,如果要是别人走进来,我倒真的希望我们是有选择,有数量地引进,合适我们的才来。你想现在有一段时间的韩剧等国外文化,简直全都来了,那戏曲还有吗,它肯定受冲击。除了他们中国还有更好的,比如民歌,诗歌、武术等。尤其国外的一些网络方面的冲击,它更好玩,没见过,他去玩吧,那有意义吗?有的可能通过玩,学习进步了,有的可能是垃圾。所以我还是建议引进要有选择性。我们真的是留那么大的空间给外来文化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做好呢,我其实特想说的是这个。所以我就在想,走出去的同时,一定把自己的在国内做强做大,尤其是90后、00后、年轻人、学校,热爱我们自己的民族文化,这才是文化自强。另外你不爱谁爱,那谁说我爱国,你爱国爱到哪儿了呢,你用什么形式表现出你的爱国了?好,我特别爱书法,我特别爱戏曲,从我的角度,我做到了。这就是强大的第一步。所以我就想,你一说出,我就想着进,人家怎么就都能进来,进来还挺多。当然我相信,现在我们已经开始重视了。国外和世界各地好的我们还是希望进来,互相学习,艺术是相通的,同时把我们自己的文化加强,做强做大。

  中国网:现在年轻一代对戏曲这样的传统文化兴趣是越来越淡,您作为一线的文艺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您觉得怎么应该解决这个传承的问题?

  小香玉:我想越来越淡就是引领的少了,给予的少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大量地做普及、传承,然后让他们了解,一了解他会喜欢的。你看我稍微简单给你普及一点,你说生旦净丑,那花脸,蓝色的,它证明是什么呢?黑色是谁呢?他一看就好玩,哦,黑色是包公,红色的呢,正义、热血,什么焦赞、孟良,他其实挺好玩的。比如说戏曲,生是什么,旦是什么?旦就是旦角,女的,生就是您这样的,小生,所以就说,挺有意思的。再比如小生的扮相,什么是文生?武生?挺有意思的,尤其是画上戏曲妆,好看极了。现在我在想,我应该做一些实事,就应该像现在的戏曲进校园,就像现在的一些栏目在做的,比如说年轻人跟戏曲元素有关的戏曲大赛,或者《国粹生香》,《梨园闯关我挂帅》,明星,歌星,都反串跟戏曲有关的。因为我是一个戏曲演员出身,戏曲世家,所以只要跟戏曲有关的,我都会关注。只要通过这个戏曲来完善一个艺术作品的,我都会去认真地欣赏它、推广它。我现在一直在做艺术教育,我的学校在北京的平谷区,我的艺术教育其实就是想提高孩子们的整体素养。很多人会说,你的孩子会不会学习文化课不好,因为一般学艺术的文化都不怎么好,实际上学艺术的小孩,一定学习能好的。因为他聪明,因为他综合素质好。你看我来平谷八年了,我的学生年年文化课第一名,还不是名列前茅,不吹牛的第一名,第二名差很远,就是这个分数。那他又学了器乐,我们学校学生每个人会一门器乐,就是民乐或者西洋乐,学声乐、学舞蹈、学戏曲、学武术,还学好多。但是你看,他文化课依然好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其实学好了民族文化,提高了艺术素养,对学习文化课有很大的帮助。再说就是你看我们措施是什么呢?近期我们做了一个戏曲进校园零突破的事。就是十岁小孩演花木兰的事,这个叫儿童豫剧,大型儿童豫剧花木兰。为什么说大型?全出,都是豫剧,都有十岁以下的小孩演的,都是戏曲的零基础。为什么我说零突破,一般是戏曲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根本都不可能上台,但是我们直功直令的,一些艺术家朋友的评价是,不洒汤不漏水的,两个来小时的戏演完了。当然了,前提是要付出很多。我从开始自己想有戏曲校长班,我专门带着孩子练,然后慢慢一直发展到开始学唱段,开始学《花木兰》这个戏里的戏理儿,比如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比如说忠孝双全,你看它排成《花木兰》,正能量就有了。开始练的时候呢,他会觉得有点疼,或者有时候有意思,有时候没意思,等他慢慢排习惯了,你今天不让他上还哭呢,闹情绪呢。比如说前头有个小朋友没演好,或者哪儿没对,大家集体都恨不得上来说他,因为什么呢,没有大局意识,没有合作意识,把我们整个这一场毁了,还不高兴呢。合作意识这也是戏曲精神的里的一点,展现出来了。一个是合作意识,一个是吃苦精神,任何一门艺术,你看它多光鲜,它的背后一定是付出了特别多的心血。他才能上台亮相有掌声,那一定是练出来的,一定不是说就看多好玩,没有一个艺术特质的艺术作品或者艺术形式是好玩的,一定是吃苦、坚持,合作意识,然后是奉献精神,这也是我们戏曲的精神。他们通过演戏学习好了,通过演花木兰,知道孝敬父母了。你看花木兰她女孩都上战场,打仗十二年,不就是因为爹爹身体不好嘛,

  中国网:替父从军。

  小香玉:替父从军嘛。

  中国网:孝字在里面。

  小香玉: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中国美德的一种传承。说起这儿来,特别有想说的,你得有具体的措施。你想小孩和小孩之间是有语言的,为啥我要说儿童版的,就他理解的豫剧,他理解的中国戏曲,他要再演,再让小孩去看,感受不一样。比如大人演出,他觉得跟他关系不大,如果他一看演出的也是四年级的,自然有兴趣,所以今后我们会跟其他学校合作,要更多的小孩来看我们孩子们演。看这种《花木兰》,学习这种精神,慢慢大家都不怕戏曲了,就进入了戏曲世界。

  十九大代表、北京绿谷小香玉艺术学校校长小香玉接受中国网专访  摄影/杨佳

  中国网:其实这才是真正地把传承通过小朋友慢慢一步一步定推进下去。现在的艺术形式越来越多元化,当戏曲这样的传统文化面对这些新的文化冲击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小香玉:其实我有时候也在想,就是你不让小孩玩,他正是玩的时候,你不让他玩我觉得很不公平。我们小的时候还玩玩石头,玩玩沙包、皮筋,他到现在该玩的年龄了,你说你能不让他玩吗?实际上现在我真的也替家长着急。我自己的孩子也刚十二,就是说,他玩的东西影响健康。本来学习费眼睛,抠哧手机费眼睛,最后孩子都戴上眼镜了,你说这种现象是不是也应该有所改进,这个是冲击得很厉害。游戏,你想他往那儿一坐,弓着头,对颈椎,对身体都不好。有好的比如说唱坐念打,戏曲的,或者中国武术的,中国民歌的,书法的,都对身体是有好处的。所以还是希望孩子有玩的时间,希望孩子有自己的喜爱,但是也希望这个喜爱更科学一点。我就在想,高科技的东西也好,网络的东西也好,能不能设计成他玩的同时,数学几年级的题已经都学会了,语文课本名著就全会背了。我知道有个游戏是跟《三国》有点关系,能不能让他玩的时候把历史学了,玩和学有一种良性的结合,就不要是纯玩,还不健康,玩的时候把乐理学了等等,我其实挺想跟网络结合,让他们看怎么走进学校,走进孩子。怎么能让中国的每一批孩子都是没有因为玩而视力下降,反而越来越健康,越来越好了。

  中国网:作为表演艺术家,您为中国的文艺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也多次谈及文艺工作发展方面的问题,作为一线的文艺工作者,您认为这五年来文艺界都有哪些变化?

  小香玉:我想最大的变化就是团队形式、走基层形式和为老百姓服务意识增强了。我们梅花奖有三大梅花奖,就比如说梅花奖是第一次得,梅花二度,第二次得,梅花三度,都得三次了这说明一个人的艺术造诣特别高,一直在做。我就很敬仰,也觉得特别好。我就在想它这个梅花大奖怎么能跟学校,跟老百姓,跟社区,跟社会相结合,现在开始了,好多名人经常见不着,说在哪儿呢,我们扶贫呢,有的是在第一线呢,有的是心连心,全在一线演出。甚至说一个月几十场的演出任务,我觉得挺好的。因为你是一个文艺工作者,你就要为观众、为人民、为大众服务。我现在开始做学校,你就要办一个人民满意的学校,家长满意的学校,为孩子服务的学校,我们还真是一直这样做。其实你越这样做,你会越觉得踏实。你到哪儿,人家都尊重你,你是小香玉艺术学校校长,我们的小孩在那儿怎么怎么好,你其实挺开心的。

  中国网:您从1994年开始筹资创办了小香玉艺术学校,主要就是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学习艺术,办学至今已经有23年了,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促使您创办了这所学校,这些年来这个学校有什么变化,孩子们有什么变化,这一路走来您又遇到了什么困难?

  小香玉:少年强则国强,中国的戏曲强,一定是从少年强才开始的。戏曲那会儿还不如现在状态好,那会更是弱势,我就觉得这么好的一个艺术一个事业,一门大家都喜欢的国粹,就慢慢没了吗?就没人知道了?也没人教了也没有人去传播了,我就觉得这是很遗憾的一件事。所以我那会儿就觉得应该要尽快地选择一个方向,怎么能让孩子们接触戏曲。选择的时候,我还有一种想法,就是怎么能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就是怎么能为社会做点贡献。后来的话,就是办学校。你今天看见的这个学校,应该说在全国艺术教育的硬件一流,你看剧场,录音棚,钢琴,电子钢琴教室,三个,一般学校都没有的。我们的教室天天用,给学生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后勤保障。你录音你怎么拉到市里,开俩小时去,再开两个小时回来。在我们学校自己就录了,而且设备都特别好。还有就是学校艺术老师团队,像我们老师都是一线的大学,有中国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北舞,传媒毕业的,都是研究生,一下来了四十多个这样的老师,就是说我们平谷政府很支持艺术教育,同时又反映出了北京对教育的重视,全国对教育的重视,让老百姓不花一分钱学到最好的艺术。学校请来的艺术老师,没有一个说是现学现教,或者业余的,都是科班出身,就是小时候就开始学舞蹈、学提琴、学二胡、学琵琶。他们跟我一样,我从小学,家里是世家,我是第三代了。今天我排出来的《花木兰》是第五代花木兰了,第五代的十岁以下小花木兰已经开始宣传正能量了,我就觉得特别好。其实我这个人吧,可能是个性的事,也可能是戏曲精神长在我的骨子里了,我就是挺不怕困难。因为每次想一个事的时候我都把它当成梦想,我自己的小梦想。那会儿排《花木兰》之前,我都觉得这就是一个梦想,不知道能不能实现,但我努力了,你看它实现了。那会儿来平谷说一定要把这儿办成一个中国最有特色的民族文化传承基地,最有特色的教育平台。你看,你有想法有梦想,它就实现了。我每次都是对梦想激情满怀,干事的时候信心百倍。戏曲精神,吃苦、坚持,坚持最难做到。合作意识或者是团队意识,奉献精神,我觉得我还是受益于戏曲精神长期以来的影响,习惯性地做一些事情。

  中国网:除了戏曲表演艺术家,其实您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共产党员。您还记得您入党时的情形吗?

  小香玉:我是1983年入的党,我18岁入党,所以我是一个老党员。因为艺术世家大家都知道,奶奶爷爷都是大师级的艺术家,爸爸妈妈也是,我爸是郑州市艺校的校长,妈妈是最好的导演,也是老师兼导演,负责排所有的剧目。从小自己还挺要强。每天我都是四点多钟就起来,抢练功房练功,然后等别人六点上课的时候我已经把私活练完。我一年就休息一天,我能演一年的戏。这其实作为一个演员来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所以真的可能是那会儿党就觉得我还行,虽然人小,但是在剧团是扛大梁的,干活干得多。从小就练功、演出、唱、戏,尤其是愿意在舞台上塑造各种不一样的角色,只要我塑造的角色一定是有我的特色。台下观众张嘴叫好,掌声雷动,特别享受那样一种感觉。

  中国网:您本身就出身于梨园世家,您走上这条戏曲表演的道路可能和别人相比是不太一样的,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吗?

  小香玉:应该这样说,就是我在舞台上的幸福和我对舞台的理解,对戏曲的理解,对戏曲的感情,确实跟别人不一样。这个真是基因里的,骨子里的,但是呢,恰恰我正是因为知道这个,我才在二十多年前,我就已经开始抓孩子们学戏曲,普及艺术教育,传承戏曲文化。因为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为什么我会很努力地去做,现在想来,因为我觉得戏曲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艺术教育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如果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最后没有把民族文化传承下去,没有让更多的人去学去爱,没有让它真正有生命力,那不能叫最爱。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件事,确实有时候也不太尽人意,有点像拼命三郎,有时候也不顾忌太多。我在舞台上演一出戏,一演一年,我就知道舞台上是怎样,我就知道观众是什么反应,何况我又不是演了一年就停了,是一直在演。所以就是我来教学生,或者我来带团队我心里特别清楚该怎么做。我就想党代会以后,把校园文化,戏曲进校园这种形式,把《花木兰》这样的曲目让更多学校,更多地方知道。琢磨怎么能复制已有模式,我还想让更多的艺术家走进学校,我近期就老请艺术家来感受这个氛围。尤其是戏曲表演艺术家,他知道这舞台有多难,让他看完孩子们演出,让他感受完这种氛围,他去别的学校去别的省宣传,让更多的艺术家把他的几百年传下来的戏曲的好的精华,传到全社会去。不管怎样它一定是文化自信的具体表现。不管怎样,别的国家都没有,惟独这个是中国的,多骄傲的一件事。中国民族文化,传统的这些东西,武术、书法等,大量地去传播中国民族文化,这就是我十九大以后的梦想。

  (本期人员——责编:段冰 主持:段冰 摄像:刘凯 摄影:杨佳 后期:刘凯 主编:郑海滨)
去GooGle找 去BaiDu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河南戏剧
 
关于我们 |刊登广告| 活动动态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文化传播网 豫ICP备12007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