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化传播网--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河南文化传播网 > > 正文

信用飞收取砍头息、导流714高炮两不误,二股东京东数科估值腰斩

2020/4/7 18:55:04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从疫情开始时至今日,虽然全国疫情趋势已得到明显好转,但各行各业不可避免地在当前环境下都受到了重创,尤其做OTA(在线旅游)业务的企业日子就很不好过。

以行业巨头携程为例,官方原本预计在2020年春节期间将会有30亿人次左右乘坐飞机、火车进行旅游,而因为这次疫情的原因,公司订单量骤降80%-90%,武汉地区则是100%,航空、火车和酒店是重灾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SARS对于航空客运量下降了71%,虽然在疫情过后情况有了较大好转,但在当时却是对整个OTA行业进行了一次重新洗牌。

实力较为雄厚的巨头在面对突发事件时都会受到如此大的影响,这就更别提业内中小玩家了,他们面临的困难会更加严峻,甚至是关乎企业命运的生存危机。

我们了解到,有些企业为了自身企业利益,在疫情期间开始反向收割消费者,信用飞就是这其中一员。

一、疫情当下,变更砍头息方式

信用飞定位于中国领先的航空消费金融工具,主要是为用户提供分期支付服务,减轻用户出行压力。

此前复利频道曾报道,用户在信用飞进行借款或分期时,平台会通过搭售保险以及钻石飞行权益等方式来变相收取砍头息,信用飞提供的借款利率早已超出法定36%的利率红线,此举不仅没有减轻用户出行压力,反而使得不明就里的用户提高了借款成本,导致用户还款压力倍增。

在去年7月底,监管曾明确提出要求,为用户提供借款需求时禁止搭售保险。虽然禁令已出,但信用飞并没有按照监管执行仍旧顶风作案,继续通过搭售保险方式收取砍头息

信用飞主体运营公司为上海晓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邱冠宇;大股东上海信飞企业管理中心,实控人为邱冠宇,二股东为京东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

而近日复利频道发现,信用飞已经停止搭售保险,而后另辟蹊径将砍头息收取方式进行了变更。

有用户表示,3月5日向信用飞进行借款8000元,分9期进行还款,但在下款时,系统提示将扣除960元融资担保服务费,在还款时还会收取937.62元手续费,利息为1199.87元。

(信用飞用户提供)

我们进行计算后发现,加上额外收取的各项手续费以及利息共计3097.49元,该笔借款的实际年化利率为52.4%。

信用飞的这一扣款模式并不是个例,另有用户也表示在信用飞借款1万元,实际到账8800元,借款9个月,需总还款金额为11499.96元,其中包含1200元被扣除融资担保费用和1172.16元手续费,而实际借款利率为41.5%。

二、扣款方曾为学生放贷

值得关注的是,有一部分收取用户融资担保费用的是由一款名为“天美贷”的平台进行的扣除

天美贷运营主体为重庆市崇天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股东为法拉龙资本和聚美集团,该公司包括催收、运营、技术、风控等团队。公司旗下除天美贷以外,还与聚美优品平台开展电商信贷服务,名为“颜值贷”。

但产品颜值贷一直存在争议,在监管明令禁止向学生放贷后,颜值贷依然向学生放款。在平台推出限时免息活动时,有用户表示自己是一位学生,因为看到有免息所以才进行的借款。

另外,我们根据用户反馈得知,信用飞扣除融资担保费用的商家并不止上述天美贷这一家公司,其中还包括深圳市中裔信息工程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三、推荐714高炮平台

信用飞除通过自有平台开展消费金融业务外,同时还向用户推荐714高炮平台。

有用户表示,在信用飞购买会员可以提高借款概率,价格为99元,服务期为3个月,其中的权益包括两张借款免息券、1张5折机票分期减息券和1张“拒就赔15元”现金券。

在借款失败后,信用飞会向用户推荐其他更多借款平台。这些平台包括77信用、愿望钱包、小时贷、狐狸分期、分期花、猴子分期等

(信用飞推荐页面)

这些产品上的介绍显示,日息在0.01%-0.03%,利率均在36%以内,借款期限1-36个月不等;但实际上,这些借款产品的年化利率均超过36%,且借款期限都是7-14天,与宣传中的信息并不相符。

以77信用为例,主体运营公司为浙江爱品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有用户表示,在信用飞借款失败后,被推荐了该平台,在该平台注册后便被扣除了29.9元会员费,但都两个月了也没有进行下款

四、二股东估值遭腰斩

信用飞二股东为京东数科,占股17%。

去年12月25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置了一项拍卖,该拍卖标的为京东数科原股东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2.43%股权,成交价为14亿8,接手方为国新央企运营(广州)投资基金(有限合伙)。

原股东哈尔滨誉衡集团因有合同纠纷,被法院强制拍卖京东数科股权用以偿还债务。据此可以测算出,目前京东数科的估值为608亿元左右。

京东数科最近的一次B轮融资在2018年7月,投资方为中金资本、中银投资、中信建投和中信资本,投资方与京东数科签订了增资协议计划,融资金额为130亿,增资后京东数科估值为1330亿人民币。

完成B轮后,同年11月,京东金融正式更名为京东数科;由此计算,一年半的时间,京东数科的估值一下从1330亿,跌落至608亿,这个降幅几近腰斩。

虽然京东数科此前在运营中连年亏损,但在近期京东数科年会上,CEO陈强生表示2019年公司迈入了盈利阶段,实现了收入与利润的双增长;在这背后,信用飞通过变相收取砍头息等方式为京东数科贡献了多少,我们不得而知。

但能够明确的是,信用飞一直存在砍头息行为,只是在不同时期和不同政策下变更名称及收取方式而已。在去年315时,曾曝光大批714高炮以及砍头息问题平台,而时隔一年,信用飞非但没有整改迹象,反而变本加厉更换扣款名目扰乱监管视线。

而就在近日,监管继去年7月份借贷平台搭售保险意见后又出台了相关政策,指导中明确指出了在2020和2021年的改革任务。

不知信用飞在去年违背监管政策后,今年还会利用什么手段无视监管政策继续暴利收割出借人。

去GooGle找 去BaiDu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河南戏剧
 
关于我们 |刊登广告| 活动动态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文化传播网 豫ICP备12007165号